旬阳刮起鸡血石风暴 矿工比矿主还富有

作者:杜光利 来源:时代周报 时间:2012-04-06

因内蒙古巴林、浙江昌化、贵州寿山这三大鸡血石产地的鸡血石资源临近枯竭,陕西旬阳近年来成为国内目前储量最大的产地。旬阳鸡血石横空出世,价格依然看涨,似乎远未到达拐点。

当地村民袁琳琳展示非卖品—“44号洞”出产的罕见鸡血石。

当地村民袁琳琳展示非卖品—“44号洞”出产的罕见鸡血石。

  因内蒙古巴林、浙江昌化、贵州寿山这三大鸡血石产地的鸡血石资源临近枯竭,陕西旬阳近年来成为国内目前储量最大的产地。

  在游资和藏家的追逐下,当年被人弃于路边的旬阳鸡血石横空出世,曾有苏州藏家以2万元每克的“天价”,买走了一块88克重的石头。尽管如此,这些疯狂的石头的价格依然看涨,似乎远未到达拐点。

  来自浙江、福建等地的阔绰买家,一度云集旬阳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陕南小城。而因出手一块石头一夜暴富的财富传奇,在当地亦屡见不鲜。

  旬阳鸡血石价格暴涨的背后,则是当地鸡血石矿产非法开采乱象。

  鸡血石风暴

  3月29日晚7时,在陕西省旬阳县金世纪大酒店旁的一家烟酒店里,两名当地年轻人正和店主围坐在茶海边。年轻人想以2.58万元的价格,买下眼前三块像淋洒了鲜血的石头。但店主坚持认为这些石头价值2.6万元。

  此时,一名刚从北京赶来的年过六旬的妇人走进店门,蹲在店内的水盆旁,从里取出几个石头,翻来覆去地仔细查看。

  这些天来,这家烟酒店店主蒋先生心情不错。每天,他都要接待不少前来“审石”的当地和外地买家。在过去几年里,旬阳县城内围绕天池路等街道,形成一个鸡血石交易中心。一个月前,蒋专门在店里腾出一半空间,兼营鸡血石。

  自2011年5月起,几乎毫无征兆,这个宁静的陕南小城,制造了一场鸡血石风暴:在不足一年时间,旬阳鸡血石价格猛涨8倍以上。尽管如此,这些疯狂的石头的价格依然看涨,似乎远未到达拐点。

  这个当地人眼中的“红石头”,就是近年来国内投资、收藏界的新宠,在拍卖市场上屡屡创出天价的——鸡血石,激起了投资者、藏家和旬阳人从未有过的欲望。

  稀缺的资源,空前的需求,草率而急切的收集者,投机获利的倒卖者,如获至宝的雕刻师,纷纷慕名而来,云集旬阳。这个陕南小城,一幕新版“疯狂的石头”正在上演。

  “你是来买‘红石头’的吧?坐我的车,我直接带你到矿工家里,价格会便宜。”3月29日,旬阳县小河镇街头,货车司机们这样招呼着陌生的路人。

  与小河镇相距26公里盘山公路路程的,是公馆乡,一个四面环山沐浴在温煦的阳光下的乡镇。

  不远处的山脚下,坡度平缓处搭建着连体工棚,后面的山道里,废弃的矿石形成一个巨大的斜坡,四周分布着五六处汞锑矿矿洞。这些矿洞由私人承包,开采方式是炮采,目前大多已停工。

  “红石头”是采矿时很难遇到的珍贵矿脉,有时,矿工们“十多年都遇不见”。

  2011年10月的一天,“44号洞”的承包合同已近期满。“轰”地一声炮响,工人们炸开一个直径八九米的矿柱,准备停工歇业。

  后来,当班钻工郭振强回忆,矿柱里现出一层厚度达1.4米白色质地的含血石层,其间夹杂着一层厚20厘米、长宽约3米的“像红纸一样的石头”。

  “我打钻20年,没看见过有这么纯这么红的石头。”郭振强说,这块纯红石被炸成碎石和碎渣,自己捡了一小块,后来送人了,“这个肯定值钱,但谁也不知道它到底值多少钱”。

  这是鸡血石中难得一见、价值连城的极品,名为“大红袍”;其外层部分据称是中国国石专家、高级工艺美术师林加俊命名的“鸡血玉”,属旬阳独有品种。专家估计,若这个“大红袍”能完整地采出,其价值至少也有上百亿元。

  像郭振强一样,当班的20多名工人做梦也不会想到能有这么好的财运。“大红袍”发现当天,消息尚未走漏。洞内的采矿工人各显神通,以各种途径将这些珍贵的石头从矿洞里往外带,有的探到其它洞口偷运,有的给管事的一些钱夹带出来。“真正好的东西,一开始就在工人手里”。

  矿石运出后,在人工选矿时,工人们看到了矿石中的一些“宝贝”。于是,第二天消息才传开了。后来,这一矿脉用了四天才挖尽。据称,当时生产矿长、安全员、绞车司机、钻工、铲工等一条线配合,等矿主湖南人何先生闻讯而来时,“宝贝”已被捡拾殆尽。

  后来,公开的交易开始在周围兴起,矿上的工作人员和周边的一些村民坐地销售这批珍贵的石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当初按每斤1000元左右交易,但价格每天都在蹿升。接下来的疯狂的景象是,来自浙江、福建等地的人奔涌而来。“当时光是几十万、上百万元的豪车就有近百辆,镇上的街道都停不下了。”一位当地政府官员说。

  一位目击者目睹的几次交易是:一块10斤重的鸡血石卖了30万元。还有一块几十克重的石头卖了1万元。有块石头有人出价5万元,持有者没卖,后来被别人15万元买走。“一个农民手中的一块11斤重的鸡血石,卖了16万元,还是熟人价。”他说。

  一时间,旬阳人言必谈及鸡血石。公馆乡周围,处于亢奋、疯狂中,白天昼夜,到处涌动着交易的场景。一些人转手可得到几十万元,是那些穷工友们一辈子也攒不到的金钱;有的外地商人最少的都买了几十万元的鸡血石,回去倒手一卖,或者对原石进行加工,能卖几百万元。

  这让当地人如梦初醒,于是不少当地人也加入了收购的行列。本地一些大老板也花巨资购买了鸡血石。

  “有钱的老板都像败金狂(花钱大手大脚的意思)。”一位当地人感叹道。虽然价格昂贵,但这种极其稀缺的鸡血石依然“一石难求”,上品的被炒到一斤3万元,甚至更高。“你敢要多少钱,人家就敢给你多少钱”。不过,看到自己手中的石头被人转手卖了翻倍的价格,有人会感到一种实实在在的痛苦,“心像被撕碎了一样难受”。

  这样的境况持续了两个月时间,公馆乡才恢复了一些平静。而现在,到这里的人仍有机会温习到这种盛况的余波。对“红石头”的抢购还未停歇。有的当地妇女见到有外人经过,立即放下手里的活计,拉你到家里看石头;有人会一脸神秘地凑上来,留下电话,说有好货等着交易。

分享到:
北京汉今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04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