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汉代玉凳”折射出的知识腐败

作者:蔡辉 来源:北京晨报 时间:2012-02-29

任何时代,知识群体的腐败都是可怕的,因为读书人掌握知识,他们会制造出“精致的腐败”,要拆穿它更困难。从“金缕玉衣”到“汉代玉凳”无不折射出这个问题。

  任何时代,知识群体的腐败都是可怕的,因为读书人掌握知识,他们会制造出“精致的腐败”,要拆穿它更困难。

  随着制作人的曝光,价值2.2亿元的天价“汉代玉凳”已成笑柄。回想几个月来,面对诸多反证,“玉界泰斗”、鉴定专家们言之凿凿,又是“撼世国宝”,又是“2.2亿便宜了,10个亿都不止”,令人愕然。(《中国经济周刊》)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总犯这样低级错误,总与金钱纠缠不清,这说明,我们社会的知识腐败,已到相当程度。

  所谓知识腐败,是指读书人用不正当手段为自己攫取私利,前有大学教授抄袭论文、伪造文凭,后有学者为企业站台、涂脂抹粉,“金缕玉衣”刚过,又出“天价玉凳”,斯文扫地,至此何及。

  中国读书人自古有砥砺节操的传统,为何如今士林丑行却层出不穷?

  因为,传统读书人相对自治,他们刻意游离于权力之外,努力坚持独立判断的品格,一个人太过与世沉浮,则知识群体鸣鼓而攻之,以大书法家蔡京为例,他的作品竟无人收藏,甚至四大书家的名头,也转给了水平相对较差的蔡襄。这说明:技术再好,权位再高,做人不行,也不可能被认可。

  遗憾的是,在现代化进程中,我们的知识共同体出现了裂痕,读书人不再以做人为治学的旨归,知识群体的判断被权力所掌控、所代言,谁有权,谁就有理,学问大,官就大,甚至官学不分,在官者随时可以拿张漂亮文凭,在学者也以帝师自命,傲视同侪。

  官学不分,则彼此监督的功能被大大弱化,而失去了批判性,腐败就在所难免。看看我们的大学,研究生称导师为老板,有姿色的女生遭遇潜规则,当红教授四处走穴,被冷落者则出口成脏……当知识场沦为戾气的发源地时,怎能不让人忧心忡忡。

  任何时代,知识群体的腐败都是可怕的,因为读书人掌握知识,他们会制造出“精致的腐败”,要拆穿它更困难。而且腐败的知识人为权力腐败准备了后备军,当两者紧密结合时,还会让社会阶层固化,封闭向上发展的管道。在今天,铲除知识腐败,就要从官学分开做起,这,需要迈出勇敢的第一步。 

分享到:
北京汉今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04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