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鉴慎德堂御制宝玺 感受清宫皇家风范

作者:傅晓燕 来源:山东新闻网-山东商报 时间:2012-02-14

晚清皇家园林府邸中,当以清宣宗道光帝之慎德堂为最,作为如此重要的宫殿,按照清宫规制,必定制作一玉玺,曰“慎德堂宝”,此白玉交龙钮宝玺正是当年慎德堂之御制信物。

慎德堂宝白玉交龙钮宝玺

慎德堂宝白玉交龙钮宝玺

  晚清皇家园林府邸之中,显赫一时者不乏其例,当中尤以清宣宗道光帝之慎德堂为最,其独尊于世近二十载,几乎一切政令皆出于此,对晚清政治之影响至为深远,甚至宣宗钦定奕詝(咸丰皇帝)继位之大统问题亦决定于此,可谓当时政治之中枢。

  作为慎德堂如此重要的宫殿,按照清宫规制,必定制作一玉玺,曰“慎德堂宝”,然后存放在该处。经庚申之变大量流散之后编修的《道光宝薮》当中虽不见著录,但是清宫旧藏《喜溢秋庭图》和《道光帝行乐图》画轴上方皆钤“慎德堂宝”印一枚,可与此印相互比对,尺寸大小还是印文篆法布局,都完全相合。

  据北京保利拍卖公司介绍,此件御制“慎德堂宝”白玉交龙钮宝玺正是当年慎德堂之御制信物,其印钮圆雕双龙,一龙身雕两龙首,两首向背而吼状,龙须上卷,四龙角向后呈相连式,伏在其印背上,四爪粗硕遒健,紧抓印台顶面,雕工精细,立体感强。印文为阳文玉箸篆“慎德堂宝”四字。因宝玺印用新疆和阗玉,其质地致密坚硬,不易雕琢,因而采用乾隆时期大盛的“平刀直下”的特殊篆刻技法,用短程碎刀连续切成文字,犹如书法中的涩笔,表现出遒劲凝炼、厚实稳健的气象。印台采用加诗文的高级制式,四周浅刻楷书填金宣宗皇帝御制《慎德堂记》一篇,落款为“道光十一年岁次辛卯季春月御制”,后钤“道”“光”连珠印,此道光连珠玺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可为印证。钮系黄色丝绶,绶穗头部的纹饰及固定打结的方法也与清代大型皇帝宝玺的做法一致,可知其为清宫原有之装饰,殊为可贵。

  交龙钮是清代所特有,专供皇帝印章上使用,而且是等级最高的一种帝王印钮形式,严禁王公贵族以及民间仿制,观此宝玺,可知其形制之高,品格之尊贵。另外,选材之精,益见宣宗皇帝对此宝玺之器重,其玉质与乾隆时期白玉玉玺的料质极为相类,应采用乾隆朝储备的和阗玉料制成。然其体量超过雍正、乾隆皇帝的多枚玉玺闲章,其材质之雄美,折射出无比雍容华贵的皇家气派。

  作为慎德堂之御制信物,此宝玺不但材质精美,形制尊贵,更为重要的一点正是其四侧铭刻《慎德堂记》一文。该御制文是为慎德堂的灵魂,是宣宗皇帝的执政宣言,更是宣宗皇帝的一生之中永远闪耀的思想光芒。全文简洁而气势磅礴,将节俭、修身、图治联系起来,“崇俭去奢,慎修思永,孰不知其所當然哉!非知之艰,行之惟艰!在士大夫犹患其位不期骄而骄,禄不期侈而侈。膺天命紹大統者,可不兢兢焉,惴惴焉?懔夫皇天無親,惟德是輔,念夫祖功宗德创垂不易,後世子孫坐享承平之福,纵不尚奢華、無所加增,自問己觉不安矣!若敗度敗禮,視富貴為己所應有,是直不可與言者也,又奚能常保厥位耶?”阐述了节俭、修身、图治的关系,表达了他的治政方针,强调了其修建慎德堂的目的,将“然行俭责在一人,不以天下自奉非概从悭悋也,若救饥拯溺、去暴安良,国用之常,经民生之休戚,正措施之不遑,又何可稍存吝惜于其间也!是以修身务存俭约之心,以期永久图治之道可不加慎而切记之乎”的政治主张融入“慎德”二字之中。

  此印成就出道光一朝美学的不凡品格,在隐佚了一百五十年之后,今日重现,为世人展示出宣宗皇帝高雅脱俗的艺术审美品位,见证了宣宗皇帝为政的种种得失,默默诉说着昔日慎德堂内曾有过的段段温情和悠闲惬意的书斋生活。此玉玺之出现更深具学术意义,对于完善慎德堂之历史而言,犹若点睛之笔,使得道光一朝宫廷艺术史之研究归于完整,成为维系世人对慎德堂认识之精神纽带。

分享到:
北京汉今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04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