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朝国:像赛车一样的薄胎技艺

作者:王文韦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2-01-12

在玉雕行业有句至理名言:“能人眼里无废料”,柳朝国便是这样的能人,他所擅长的薄胎是多数玉雕师不敢触碰的题材,他说,“薄胎技艺像赛车一样,挑战心理极限”。

正在工作的柳朝国

正在工作的柳朝国

  柳朝国:像赛车一样的薄胎技艺

  走进柳朝国的工作室,桌上放了一块切割过的灰绿色玉石,体积庞大,横断面上倾斜分布着一长条脏色。这是块棘手的石头,一位上海客户送来的,据说买它花了一百多万,回来一切割差点崩溃,这条脏色横穿玉石,很难处理,颜色又不适合做小件玉饰。“我说交给我,放心吧。”柳朝国用它做了一把壶,避开了脏色,现在他正想着还能做点什么,最大限度利用材料。

  在玉雕行业,有句至理名言,叫“能人眼里无废料”,意思是玉石扔下是石头,加工出来就是宝。眼前这位“能人”,16岁入行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19岁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无家可归,人到中年因为一次拆迁,几乎要白手起家。他像对待顽石一样,把过去的磨难雕刻成今天的成绩。他制作的壁厚1毫米白玉《簋》震撼玉雕界,获得2008年全国“百花奖”特等奖,他所擅长的薄胎是多数玉雕师不敢触碰的题材,他说,“薄胎技艺像赛车一样,挑战心理极限”。

  薄胎成功一件得坏几件

  玉雕算是中国最古老的雕刻品种之一,商周时期,玉器已成为装饰配件和礼仪用具。从大的流派来说,可分为南北两派。北派十分注重造型,有宫廷艺术的风格,南派一般造型随意,风格比较粗犷。

  薄胎玉器的发展经历了两次中断。成吉思汗西征时,将西域的薄胎玉器和工匠带回来,一度十分盛行,这代工匠没再培养出新人,他们去世后,这项技艺就断了。直到清代,乾隆皇帝偏爱这种风格的玉器,专门成立了“薄胎西蕃作”。一般成功一件就得坏几件,所以每成功一件,乾隆就赋诗一首。薄胎玉器的制作复杂,耗时耗工,乾隆去世不久,这种工艺再次失传。

  上世纪三十年代,北派宗师潘秉衡致力于研究恢复这项工艺。1957年,潘老爷子担任北京工艺美术研究所副所长,我一个在研究所工作的师兄说,那时候做薄胎是“三七开”,十件出三件成品就算成功,计划经济时代不怕费料,但市场化之后,更多是替客户加工原料或制作者自己掏钱买料,现在玉石原料价格一路看涨,如果做砸了,可能要赔上全部身家,所以敢做薄胎作品的人越来越少。

  学艺卖力常受伤

  我是1945年生人,16岁初中毕业被分配到北京玉器厂,让我去开料。那时候没有开料机切割机,要用圆转钢刀安上轮子,以绳牵引,脚蹬旋转。开玉石必须用砂土加水,所以也叫坐水凳。

  坐水凳时,除了脚蹬外,还要一手拿活,一手抓砂,得浑身都使劲。玉料切割成功那一瞬间,要是用劲过猛,秃噜一下掉了,很容易剌手,干活越狠越容易受伤。但只有肯卖力气才能超额完成任务,有的人不使劲,慢慢悠悠地蹬,那肯定伤不着,我用一小时开的活,他八小时也做不完。熟练几年,掌握了那个劲儿,就能避免了。

  那时候人也皮实,剌了口子就用炉灰或黄土一敷,止血后等伤好了再上凳,否则一泡水容易破伤风。我手上现在还有年轻时剌的口子,有的黑色凸起是砂子长肉里了。

  总开料,意味着根本接触不到手艺,我一边开料一边自学泥塑画画。有的师兄白天活干不完,告诉我怎么干,晚上我帮他干,就是为了多学点手艺。我师父程占雄看在眼里,破格收我为徒。就这样,开了一年多料,就开始干雕刻了。

  没多久我就成了“青年标兵”,但说实话16岁刚参加工作时,有过退缩的想法,想回去继续考高中,团组织知道了就批我走“白专”道路,不安心本职工作,天天开会找我谈话。

分享到:
北京汉今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04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