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龙玉之乱”解决有道 玉雕人才培养是关键

作者:佚名 来源:昆明信息港 时间:2011-12-23

谈起黄龙玉,人们往往会想到“价格暴涨”。现在,距离它被商人发现,已经过去了7年左右的时间,而它的价格连番暴涨,从几毛钱一斤飙升到每斤万元以上,在中国投资市场掀起了一股新的投资热潮。

  黄龙玉近年价格暴涨,给主要产地龙陵县带来经济和环境危机

  为了引导相关产业有序发展,当地出台系列政策大力“纠偏”

  龙陵:“黄龙玉之乱”催生政府新思维

  谈起黄龙玉,人们的第一印象往往是“价格暴涨”。现在,距离它被商人发现,已经过去了7年左右的时间,这期间,它的价格连番暴涨,从几毛钱一斤飙升到每斤万元以上,在中国投资市场掀起了一股新的投资热潮。业内人士分析指出,游资的炒作,是黄龙玉涨价的主要推手。目前整个玉石市场暗含的泡沫风险已不容小觑。

  在“疯狂的石头”涨价的同时,人们也在担心,无序的价格大起大落,是否会让黄龙玉步兰花、普洱茶的后尘?一时珠宝业界议论纷纷。在黄龙玉的主产区——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看来,让石头继续疯狂下去,并不是什么好主意。当地的计划中,依靠黄龙玉吸引外资、发展城市建设,已是一条必由之路。

  如何让龙陵的黄龙玉在珠宝玉石界站住脚跟,找寻一条良性的发展道路?这个问题,成为龙陵县“治玉”之路的开始。12月中旬,都市时报记者赶赴龙陵,对当地黄龙玉的市场现状和发展情况进行近距离观察。

  黄龙玉的“发迹”之路

  黄龙玉本来不叫“玉”,2004年之前,它还被称为黄蜡石。这种石头上世纪末在广东、广西被当作一种观赏石,很受藏友喜爱,其主产区为广东潮州和广西贺州。后因当地石头资源紧缺,有广西收藏家在保山市龙陵县发现了一种与黄蜡石极为相似的石头,云南产的黄蜡石一时成为两广商家关注的焦点。

  之后,人们发现产自保山的黄蜡石兼有黄色和红色,还拥有翡翠一般的硬度,适合雕刻成摆件、饰品。在众多的玉石品种中,它一度被认为是除新疆和田玉和缅甸翡翠之外“最优质的玉种”。2010年昆明石博会上,一块黄龙玉籽料标出了令人咋舌的9000多万元高价,让不少人惊呼“黄龙玉涨疯了”。

  黄龙玉的“发迹”之路,商人林金秋是一个见证者,也是一个从中得利者。由于留着长发、蓄着胡须,他在龙陵县被人叫做“林长毛”。与记者初次见面,他显得有点“凌乱”。后来才得知,前一天他刚刚获得中宝协颁发的“天工奖”,跟老朋友多喝了几杯。

  林金秋,福建莆田人,今年48岁。18岁时他开始做寿山石雕刻,之后在广东卖翡翠。2006年,他在瑞丽采购翡翠的时候,听当地人说从瑞丽回昆明的路上出了一种叫黄龙玉的东西,质地不错,他便来到龙陵县。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林金秋回到广东,带上自己的家人和20多个学徒浩浩荡荡赶到龙陵,做起了黄龙玉生意。

  “黄龙玉真是个宝啊!做翡翠生意的人只有一半赚钱,做黄龙玉的人有九成八都赚钱。”林金秋说,自从做黄龙玉生意以来,黄龙玉每年的价格涨幅都在20%左右。他没有谈及自己赚了多少钱,但他说潮州人曾融文起码赚了1个亿。

  说话间,来自昆明的买家刘家成便在他家花了20万元,买走一块水草料和一块玉雕佛像。“熟人,要不也不会卖这么便宜。”林金秋说。

  对于“黄龙玉5年价格暴涨上万倍”的说法,林金秋认为是媒体的一种误读。“当时这就是丢在地里没人要的石头,现在成了玉石,怎么比?况且地摊上的毛料和收藏多年的精品也是没有可比性的。”林金秋的这个说法,也得到了当地商人、专家的认可。

  “黄龙玉的价格其实不贵,相比同级别的翡翠、白玉,它的价格仍然在较低的水平。”作为商人的林金秋说。

  黄龙玉交易市场的诞生

  黄龙玉除了本身晶莹剔透、颜色鲜艳之外,其身价的不断上涨也颇能吸引人的眼球。珠宝业界担心,黄龙玉会步兰花和普洱茶价格暴涨又暴跌的后尘。业内人士认为,游资不断进入黄龙玉市场,会让这个市场的发展出现畸形。

  为此,2009年年末,龙陵县组建了黄龙玉协会,并由协会与保山黄龙玉公司共同组织实施黄龙玉公盘交易。在当地政府看来,这是建立一个公开、公平、公正的黄龙玉交易平台行之有效的方法。今年10月22日,投资3000多万元的“新保山龙陵县黄龙玉公盘交易中心”正式挂牌,成为亚洲最大黄龙玉交易中心。交易中心地址在320国道进入龙陵县的必经路段。

  12月11日,第四届中国黄龙玉高峰论坛在龙陵县举办期间,2011年黄龙玉第6次公盘交易会也在此时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黄龙玉专家和学者见证了一次黄龙玉毛料价值转换价格的过程。

  走进公盘交易中心,大厅两旁的货架上摆放着大小不一的黄龙玉毛料,货架通道的入口放着一个投标箱。摆放在大厅中央的一块重达3吨的山流水毛料最为惹人注意,其标价为319万元。

  交易规则是这样的,每块毛料都有一个底价,每一位竞标者手持一个标单,内有矿石编号、标底价、投标价大小写、投标人姓名等内容,填写完毕后投入标箱,等待第二天价高者得。

  12月12日,交易如期在公盘交易中心举行。美女主持人动听的声音并不为台下竞价者关心,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名字是否能够被主持人念到。当天,竞标者陈新勇是被喊到最多的人之一,他当天成功竞得9标,总共38万元。他因此成了对手恭维的目标。“我是跟几个朋友合买的,本来打算买100万的货……还是自己竞价太保守了。”陈新勇说,现在好毛料越来越少,因此多买点备用,他买回去主要用作加工玉雕。

  竞价者买回去的毛料用途大多分为三类,一种是买回去制作成首饰、挂架、玉雕,然后卖个好价钱;一种是运到广东一带卖给珠宝商;还有一种则是外地商人拿回去收藏。据公盘交易的承办单位——保山黄龙玉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项家意介绍,自2009年以来,龙陵共举行黄龙玉公盘交易12次,累计交易额突破7500万元。

  项家意说,保山黄龙玉开发有限公司是国内唯一一家集黄龙玉勘查、开采、加工、销售为一体的股份制公司,目前取得了在小黑山1.67平方公里的开采权和34.78平方公里的勘探权。举行公盘交易,就是为了让黄龙玉的交易更加公平、合理。

  取得全国唯一开采权是否会造成价格垄断?项家意表示,每次公盘交易的时候,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7位专家对黄龙玉毛料进行底价评估,况且商家对市场的了解也让他们对价格有一个初步认识。“价格标得太高,没人买,就会流拍。”项家意说,黄龙玉是不可再生资源,未来企业将往深加工方面发展。

  万人上山挖石头,千顶帐篷布河床

  公盘交易中心的出现,以及保山黄龙玉公司独家获得开采权,这一切都缘于最初的“黄龙玉之乱”。

  在资本财富的聚焦和发酵下,一个大家本不熟悉的黄龙玉,迅速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黄龙玉现象”已成为“商品价格暴涨”的一个代名词。

  2004年,龙陵县境内发现黄龙玉矿石资源后,在利益的驱使下,当地曾出现大量私挖滥采矿石的现象。在当地人的印象中,万人同时上山挖石头在当时并不罕见,甚至一些外地人也参与到黄龙玉资源的争夺战中。当地村民发现自己的脚下居然藏着如此巨大的财富之后,纷纷弃田不种,改为挖地三尺开采黄龙玉。

  黄龙玉的主产区,在龙陵县东南方向约30多公里处的小黑山。而黄龙玉的次生矿床主要集中在小黑山附近的苏帕河流域。在苏帕河河底、河滩及河流两岸的田地中,都出产黄龙玉。由于现在小黑山主产区的黄龙玉矿产已经被龙陵县政府管制,很多农民就在苏帕河流域两岸安营扎寨,继续开采黄龙玉。

  2009年都市时报记者在当地采访时就曾看到,干涸的河床上有好多人搭起帐篷,准备“安营扎寨”挖黄龙玉。外地人、本地人都有,甚至连缅甸人都有。

  郭正云是龙陵县象达乡的村民,在苏帕河挖石头已经2年多了。他每天上午11点下河,一直要挖到晚上天黑。跟很多当地农民一样,黄龙玉给他带来了从没想象过的巨额财富。郭正云说,他挖的最大的一块黄龙玉赚了10万块钱左右。据他所知,这儿卖黄龙玉的,最多的可以赚到七八十万元。

  下河挖玉时,郭正云和他的同乡就住在搭建的帐篷里。据了解,苏帕河中的黄龙玉集中在30多公里的流域内,这段流域的两岸有段时间曾扎下数以千计的帐篷。采石的人们把一段河道圈起来,用抽水机抽干水,然后开始挖掘黄龙玉。

  由于开采的人太多,再加上已经挖掘了四五年,这里已经挖不到质地好的黄龙玉了。现在,在30公里的苏帕河流域大约有几千名村民在河道内挖掘黄龙玉,植被遭到严重破坏。

分享到:
北京汉今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04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