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玉之人王敬之的古玉收藏之路

作者:肖妤倩 来源:投资者报 时间:2011-11-07

从误打误撞中识古玉,在沸水中煮古玉,在缘中求古玉,王敬之的这条古玉之路没有因为“材料比成品贵,新的比老的贵,假的比真的贵。”这句行话而变。

  “水深且浑”,藏玉人王敬之如是评价着这个市场。

  俄罗斯料、青海料、韩料已在一个国标的框架下被统归到和田玉门下,这被认为是糟糕的。而8200多年的玉文化还在延续,如今,墨西哥人、印第安人甚或澳大利亚人已卷进了玉器的粉丝团。

  从误打误撞中识古玉,在沸水中煮古玉,在缘中求古玉,王敬之的这条古玉之路没有因为现存的行话而变。

  行话很赤裸地剑指深浑之水,“材料比成品贵,新的比老的贵,假的比真的贵。”“越来越值钱”的字眼在玉器行业里暂时行不通了。

  南浔之宝

  早年初涉收藏的王敬之,将橄榄枝抛向了瓷器。“学费交得我昏天黑地”,与众多初涉收藏的朋友一样,王敬之也是资深的学费供给者。

  几经折腾,他与玉器结了缘,从收藏的第一件玉如意开始,就真的“如意”了。

  这是一件他在湖州南浔得到的宝贝,在此之前,他甚至没有碰过一块玉,没有读一本和玉有关的书。看到玉如意时,青玉笔筒与松树仙鹤尚未先入为主,尽管玉如意的雕工尚有欠缺,但是它的大气与端庄却挑动了王敬之的钱袋。

  1800元,王敬之拿下了这只玉如意,回家整容时,竞用牙签挑出了一些碎末状的东西。如果是现在,定知道那是玉工上的川蜡,但那时,他却误以为玉质太软而沮丧。

  之后,他将玉如意拿给一位藏家看时,小刀清划之后竟出现了三道划痕,玉如意立马被认定为滑石。在收藏界,这种现象被定义为“吃刀”。

  这样一来,王敬之以为买亏了,原本决定卖掉,不料碰上了姚增寿。姚是一位古玉鉴藏家,他用放大镜在强光下看了好半天,说,“这是一块羊脂玉”,且是一块清代的古玉。

  王敬之还是半信半疑,毕竟玉如意的表面干巴巴,一点光泽都没有。之后,他听从姚的建议,用开水煮玉,用棕老虎擦,约莫一个月时间,玉如意变身了,再也不“吃刀”了。

  这便是古玉的奥秘,经水煮之后,古玉去除了“土气”,恢复了玉性。

  他曾希望低价将这块玉如意转让给一位古玩商,未果,而在几个月之后,同是这位古玩商却要用高出10倍的价格求其转让,这块如意已经不卖了,王敬之已将如意视作玉缘开始的象征。

  就这样,王敬之的古玉收藏一发不可收拾,“古玉被很多无名氏雕就,我们买的是一种文化,一种年代。”

  博览群玉

  王敬之与玉的续缘更有意思。

  1996年夏天,一位卖玉的朋友送些玉给他选购,且拿着一只“羊脂白玉佩蝉”说,“王先生,你喜欢白玉件,送块白玉给你。”

  彼时,王敬之还不知道这块玉的价值,如果知道,他是不好意思接受的。

  虽然他未将此蝉拿出估价,但有两块羊脂玉的价格是可做参考:一块是1995年5月安徽省文物总店在杭州展卖的文物,其中一个清代小如意开价2.5万元;另一块是1995年上海德康艺术品拍卖行拍卖的一件羊脂白玉印章,形如成人二节小拇指般大小,估价达12万至16万元。

  这足以让王敬之感到骄傲。

  之后,他陆续收囊了汉代“玉鹰”,汉代“子辰佩”,清代羊脂白玉狮等。他没有将古玉束之高阁,而是在盘玩中使其发生“盘变”。

  其方法有三:“武盘”即是雇请多人用白布昼夜不停地摩擦玉器,使之发热,吐出玉内的杂质,这样盘至少要二三年才能使其变得通透;“文盘”即挂在身上,用人的精气体温养玉,使之变得通透至少得十几年;“意盘”则是将玉佩在身上或拿在手中想象着玉的种种美德与神奇,与玉产生心灵上的交流。

  古玉的脱胎换骨亦源出于此。

  博览群玉之余,王敬之还藏有田黄石。他说,田黄石当是目前最贵的石头,就像是股市中的“小盘绩优股”一般,想拥有的人一定要拥有它,尤其是有身份的人。

  最贵的田黄石已经卖到了每克20.8万元,即200克田黄的标价已经超过了4000多万元。

  作为藏家,他不单是玉器顽石的粉丝,也藏有少量书画,而在玉器中,他以藏古玉为最,那才是中国文化的深处。

  论到收藏价值,王敬之指向了古玉。照其逻辑,收藏中古玉器,唐宋玉器方是上策,他们年代久远,所剩不多且玉质较好。更何况唐宋以后,没有大规模的葬玉文化,为这些古玉的佩戴价值增色不少。

  转型书法

  草根出身的王敬之,已是玉器鉴定专家和玉器收藏家,而他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书法家身份。

  早在1964年,王敬之就拜当代草圣林散之为师,林给他写了四个字“平、留、重、圆”,以资鼓励。

  王敬之从小就喜欢书法,最先学的是柳公权的字体,之后临摹了其他版本,后来再学王铎的草书,一位业内人士说,“临摹王铎草书的,王敬之是学得最像的一个。”

  之前,王敬之一直将书法作为自己的爱好,直到2007年开始向着书法家转型。如今,其每平方尺的书法作品的价位已经达到2000元至3000元。

  他说,鉴定家、书法家、藏家,这些身份一点都不相互排斥。在高举鉴定家的大旗之下,收藏与书法两不误。

  品其草书,一气呵成,自成韵章。王敬之也从书法中捂到了与玉器的相异之处:书法看气场,讲究一气呵成,而玉器则可慢慢雕就,这正是玉器雕刻家没有被称作艺术家而是工艺美术家的原因所在。

  他相信,这个市场可以玩出自己的味道,玉器、古玩等领域,再怎么说,都是一个小众文化市场,对国计民生的影响不大,即便这个市场缩水,也只会影响到一小部分人,不会影响国计民生。

  对于投资者和藏家,王敬之也给出了忠告,“投资买人家喜欢的东西,收藏买自己喜欢的东西。” 

分享到:
北京汉今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04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