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发述:创新无止境

作者:佚名 来源:寿山石杂志 时间:2011-09-15

林发述,字阿述,1929年出生,福建省福州市人。自幼喜欢绘画、雕塑、音乐。师从寿山石雕东门派大师林友竹,后又得林友琛、林寿煁指导,从事寿山石雕60余年。

林发述

  林发述,字阿述,1929年出生,福建省福州市人。自幼喜欢绘画、雕塑、音乐。师从寿山石雕东门派大师林友竹,后又得林友琛、林寿煁指导,从事寿山石雕60余年。中青年时期,还刻苦学习国画,拜著名画家陈子奋、宋省予等为师。擅长人物雕刻,尤其仙佛、古典人物,作品古朴凝重,诙谐自然。善用画理创作石雕,将写意画的手法运用于雕刻之中,作品富有诗情画意,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主要作品有《醉入童真》、《鱼游海树》、《天机不可泄》、《八仙过海》、《苏武牧羊》等。其中多件作品陈列在人民大会堂,并数次参加海外展览,被国内外博物馆珍藏。1997年,《三仙醉酒》被收录到中国邮票《寿山石雕》中,命名为《醉入童真》。2006年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

  走进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林发述六一路的新家,宽敞的大厅里并没有太过繁琐的陈设:墙根一排古香古色的座椅,窗边一张小圆桌,唯一现代化的是大厅里那台42吋大电视。墙上的一幅人物画,吸引了我的注意,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高举双手,嘴巴微张,舒展着身躯,仿佛刚刚从美梦中醒来。“哈哈,这个老头是不是很像我啊?”林老打趣地说,大家都被他的风趣逗乐了。在轻松幽默的话语中,我们走进了林发述大师多彩的人生……

  少小离家  拜师学艺

  1929年,林发述出生在被誉为石雕之乡——鼓山后屿乡一个家境贫寒的农民家庭。家中有六个兄弟姐妹,他排行老三。父亲在鼓山鳝溪村开小磨坊,母亲在家耕种田地。从小他就表现出了良好的艺术天赋。他酷爱绘画,最喜欢上美术课,每次画画都是班上最快、最好的。

  空闲的时候,除了帮助父母做些农活和家务,一有时间就拿起画笔。无论是书上的人像,身边的熟人;天上的飞鸟,水中的游鱼;房前的大树,屋后的小山……都成了他画画的对象。

  那时,后屿有很多人从事寿山石雕,他经常到林友琛、林友竹、林寿煁等石雕艺人家中,除了在他们身旁看,还学着敲敲打打。林友琛等前辈看他好学,也很喜欢他,有时就让他帮忙做些粗活。他总是高高兴兴、认认真真地去完成。耳濡目染的影响,让他爱上了石雕这一行。不过,说起他真正步入石雕这一行,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1941年底,他小学毕业,原本打算正式去学石雕手艺,却遭到父母的强烈反对,因为当时石雕艺人很穷,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于是就将他送到城里学裁缝手艺,因为实在没有兴趣,又被送去台江一家小鞋店学皮鞋手艺。“那个时候很苦啊,稍不留意师傅就会拿鞋子扔过来。”没几天就又呆不住了,他决定走自己的路。

  1942年初,一个初春甚寒的清晨,他早早起床,连包裹都不敢拿,就偷偷跑到协和医院附近好朋友林炳生的家中,而林炳生的父亲正是当时赫赫有名的寿山石雕艺人——林友竹。当时,林友竹做工还没有回家,林炳生让他在一块石头上画一个罗汉,等父亲回来看。毕竟有良好的绘画功底,他不一会功夫就画好了罗汉,然后又在废纸上画了弥勒和花鸟等。晚上,林友竹回家后看到他的画,既惊讶又兴奋,决定把他留下来。

  皮鞋店老板找不到人,就通知了他的父亲。找了许久才在林友竹家找到他,要他回家,可他死活不愿意。父亲生气地说:“那你忙介绍,拜宋省予为师,学习花鸟绘画,历时两年多。同时,他还利用空余时间,到朋友家中临摹李霞的画。 通过几年的美术学习,他学到了很多绘画技巧,构图方面的水平得到了进一步提高,也再次激发了他的创新天性。他把学到的美术基础知识,运用到寿山石雕的古典人物塑造上,彻底跳出了传统寿山石雕的窠臼。借鉴国画的大写意手法,人物形态构思大胆,形体塑造更加讲求比例,将传统人物塑造中夸张的头部比例缩小,衣褶处理更加简洁明快。之后,他以刀代笔,把李耕笔下的佛像艺术自如地运用到寿山石雕中。他的人物雕刻也进入了新的阶段,开创了佛雕的新境界,奠定了他的佛雕艺术风格。

  《三仙醉酒》 巅峰之作

  说到林大师的作品,就不能不说《三仙醉酒》。这个作品创作于1964年,于1997年收录到中国邮电部门发行的《寿山石雕》中,并更名为《醉入童真》,是林发述大师从艺60余年来最为满意的作品。“它是我一生中最旺盛精力和智慧的结晶,是国画艺术、雕刻艺术与寿山石巧色的最完美结合,是精心设计与扎实功底的最好体现。”一说起这个作品,老人一脸的自豪。

  1964年,在省工艺美术实验厂,从事创作的他找了一块十多斤重的旗降石。经过剥料,剔除杂质后,色彩显现了出来,但不是很艳丽。有好几处红色块,但较分散,还有黄色、青白色。学过国画的他,不想重复以前的模式,想来个创新。因为石质本身较差,他大胆设计,进行取舍,在反复琢磨之后,决定雕刻《三仙醉酒》题材,而且采用真实的生活写照来塑造仙佛人物。

  “这块旗降石有一边都是砂等杂质,我把它放在底部,上边有较大一块红色,用来雕刻人物头部。但三个头放在一起就显得太挤,后来想到日常生活中会喝酒的人,往往脸是越喝越青,铁拐李最会喝酒,就给他安排了个青白色的脸吧。”

  “下面还有两块红色,原打算给吕洞宾刻两只脚。以往的人物雕刻都是穿鞋的,吕洞宾要是穿红鞋总觉得别扭。我想到李耕笔下以后都不要回来了!”“不回就不回。”他坚定地回答,父亲没有办法,只好无奈地独自回去了。

  在林友竹家的这段日子,让他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找到了一条符合自己兴趣的事业之路、人生之路。“那时每天都觉得很有精神,做什么都有劲。”他从最基本的磨光学起,而后又学习修光。白天帮师傅磨光、修光,晚上就仔细端详师傅的作品,把作品的每个细节都记在头脑中。林友竹的作品以人物为主,在揣摩了数百件林友竹的作品后,林发述仿佛把一部人物雕刻百科全书装进了脑子里。他还经常租借连环画、画谱来临摹,也利用休息时间,到林友琛、林寿煁等老艺人家中串门,学习他们的独特技艺,取人所长,补己之短。这段时期,不仅开启了他的石雕之门,更为他日后的石雕艺术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广拜名师  奠定基础

  林发述大师的家中挂着很多画,上面讲到大厅中的那幅画就是著名画家李耕的画作。书房内也堆满了各种画册和书籍,如《陈子奋白描画集》、《李耕十八罗汉》、《宋省予画集》以及齐白石、徐悲鸿、李可染、傅抱石等名家的画谱。作为寿山石雕界的大师,在交谈中,他说得最多的反而是绘画。“绘画对我的影响很大。可以说,没有当年学习绘画的经历,就没有我林发述现在的成就。”直到现在只要一有机会,林大师都会去看画展,或者去书店买画册。

  建国初期,百废待兴。为了恢复传统手工业生产,1955年,26岁的林发述参加了福州第一个自发成立的石雕生产组织“福州郊区寿山石刻生产小组”,他在其中主要负责花鸟雕刻。

  1957年夏,他听说浙江中国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的潘雨晨师傅的西洋人物做得很好,就和林元康等四个青年艺人自费远赴浙江学习,还到青田等地考察。这种好学精神得到当时的省文化局的肯定与表扬。1958年秋,他被选送到福建省轻工业厅工艺美术进修班学习,系统学习了绘画理论和素描、雕塑以及创作技巧,收获颇丰。

  上世纪60年代初,他听说省美术协会有一批著名佛圣画艺术大师李耕的画,马上想到这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立即赶去临摹。工作人员起先不肯,他就找到了时任省工艺美术局局长郑太初,求他出面帮助介绍。因为临近年关,他拼命画了一个多星期,临摹了四五十幅李耕的画,到了除夕美协放假关门才回家。由于废寝忘食,过度劳累,大年初一发现脸肿了,到医院一检查,竟然得了肾病,直到现在还落下了病根。不过林老笑着说:“值得,李耕的画使我受益匪浅,他的佛像给了我创作的源泉。”

  1964年,著名画家宋省予先生经常到厂里帮助画屏风稿,他的构图讲究,手法简洁,林发述十分仰慕他,就请朋友帮忙介绍,拜宋省予为师,学习花鸟绘画,历时两年多。同时,他还利用空余时间,到朋友家中临摹李霞的画。 通过几年的美术学习,他学到了很多绘画技巧,构图方面的水平得到了进一步提高,也再次激发了他的创新天性。他把学到的美术基础知识,运用到寿山石雕的古典人物塑造上,彻底跳出了传统寿山石雕的窠臼。借鉴国画的大写意手法,人物形态构思大胆,形体塑造更加讲求比例,将传统人物塑造中夸张的头部比例缩小,衣褶处理更加简洁明快。之后,他以刀代笔,把李耕笔下的佛像艺术自如地运用到寿山石雕中。他的人物雕刻也进入了新的阶段,开创了佛雕的新境界,奠定了他的佛雕艺术风格。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北京汉今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04836号-2